微信 电话:024-66688453
初评北京央视主持人告建设银行信用卡罚...

初评北京央视主持人告建设银行信用卡罚息不合理审判决

我们以债务整理的视角分析下本案的事实部分:

央视主持人李晓东称,他于201211月在建行西直门北大街支行申请办理了信用卡,激活后该卡一直正常使用中,该信用卡的账单日期为次月7日,到期还款日为次月27日,免息期最长为50天。20163月,李晓东在建行规定的记账周期内消费了18869.36元,至同年427日还款日止,建行自动从约定还款账户中扣款18800元,因约定还款账户中余额不足,尚欠69.36元未还。 201657日账单日,建行通知李晓东已产生317.43元的利息,李晓东认为自2016427日至57日止,因尚欠69.36元而产生317.43元的利息。 明明欠69.36元,仅10天功夫就变成了317.43元,怎么算出来的? 经过询问,李晓东才明白,原来只要在最后期限内没有还清钱,那么根据银行的规定,已经偿还的部分也一并按规定利率计算透支利息,也就是说偿还的钱和欠款是要一起计算利息的,日利率为万分之五。为此,李晓东告上法院,要求三被告返还317.43元的利息,并认定当初办理信用卡时签订的《中国建设银行龙卡信用卡领用协议》(以下简称《领用协议》)中涉及利息计算的内容属于无效的格式条款。在我们受理的案件中,部分未还款和完全未还款是主要委托人。那么,这些持卡人和本案的央视主持人未全额还款是否该区别对待呢?依据《信用卡领用合约》和《宪法》看来,不论身份还是情形,都应该一视同仁,不应该区别看待。事实部分都是没有全额还款。

我们以债务整理的视角分析下本案的答辩部分:

被告辩称:欠款未还清按全额罚息合理

在一审庭审时,三被告均表示不同意李晓东的诉求。

建行西直门北大街支行和建行信用卡中心均称自己不是本案适格的主体,信用卡合同关系的相对方应当是建行北京分行,其他的答辩意见同建行北京分行。对此,笔者表示否定。以债务整理本部沈阳为例,办卡均是银行营业网点或者分行或者是银行信用卡专员上门办理,申领地点均是持卡人所在城市或者网络。开卡领取均是各个银行的分支机构。而且领用合约上是发卡行的信用卡中心。所以,笔者认为本案一审的诉讼主体不存在不适格。特别是信用卡中心有独立法人格的情形下更不该规避问题,迫使持卡人诉讼维权增加难度。

被告建行北京分行辩称,李晓东知晓银行全额罚息的规定,一是李晓东在《领用协议》中抄写“本人已阅读全部申请材料,充分了解并清楚知晓该信用卡产品的相关信息,愿意遵守领用协议的各项规则”这一段话,并签字确认,说明李晓东在申办信用卡时已经清楚了解《领用协议》的内容,《领用协议》的条款是双方协商的结果。 二是在使用信用卡过程中,因李晓东为全额偿还欠款,银行曾在201497日就按照全额罚息收取过198.52元的利息,当时李晓东未提出异议。这就可以理解为李晓东了解并认可信用卡业务的计息规则。 此后,李晓东曾拨打建行客服电话要求绑定还款账户,当时客服询问其是要最低还款还是全额还款,当时客服曾解释了计息规则,李晓东应该知晓了规则,他也最终选择继续使用该信用卡。 被告认为,即使计算利息的条款是格式条款,但该条款也不存在《合同法》第52条、第53条规定的无效情形,计算利息的条款是对双方合同权利义务的约定,并非额外加重原告责任的条款。 被告表示,“自持卡人消费之日起,银行会先与商家进行结算,在结算日即信用卡记账日结算之后,银行先垫付款项,银行与持卡人形成了贷款关系,贷款会产生利息,且银行垫付的款项银行也有成本需要支付利息。根据《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第21条的规定,若持卡人不能按时全额还款,则不再享受免息期还款的优惠条件,应当按照占用银行资金的时间来计算利息,即已经按时还款的部分需要计算利息,未按时还款的部分也需要计算利息。且我方尽到了提示义务。” 笔者认为被告试图以原告是真实意思表示为由企图增加原告的给付义务。债务整理本部律师及创始人,均在沈阳受理信用卡纠纷案件时向法院提出格式化合同和领用合约为银行单方持有,以行业优势的身份重复制定违约条款加重持卡人违约责任。年化利息高达122%以上。条款理应无效。

一审判决:银行全额罚息合理西城法院审理后做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本案诉争的317.43元的利息是依据建行北京分行与李晓东之间签订的《领用协议》中的计息规则所计算得出的金额,符合合同的约定,未违反相关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李晓东应偿还。故李晓东要求建行北京分行返还317.43元的利息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债务整理创始人认为《领用协议》并非没有违反相关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如果默认了信用卡领用合约的计算逻辑,就会造成只许更多的人认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二审改判:法院认定全额罚息不合理

二中院审理后认为,李晓东主张该条款不公平地加重持卡人责任,请求确认计息条款无效,法院不予支持。对此,笔者表示反对。不论本案判决结果,都该对此申诉以显示法律公平。

对于李晓东提出的关于发卡银行侵害其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的上诉主张,法院也认为没有事实依据,法院不予采信。笔者对此没有异议。

此外,法院采纳了李晓东主张本案中的透支利息即违约金且应当适当减少的理由,法院以银行受到的利息损失为基础,结合未偿还款项占全部消费款项的比例较低,迟延还款期间较短,李晓东的过程程度较轻以及银行的营利模式等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对该上诉主张予以支持。现李晓东同意赔偿欠款69.36元按约定的利率标准计算的利息损失,并同意赔偿已偿还款项18800元自银行记账日起按不超过日万分之一标准计算至到期还款日的利息金额,两项赔偿金额合计63.68元,法院不持异议,李晓东上诉请求要求调低违约金317.43元,法院对利息进行违约金调整,将违约金调低为63.68元,支持应退还其利息差额253.75元。 综上,二中院于20171228日做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建行北京分行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李晓东返还扣划的款项253.75元,驳回李晓东的其他诉讼请求。笔者认为,“主张本案中的透支利息即违约金且应当适当减少的理由,法院以银行受到的利息损失为基础,结合未偿还款项占全部消费款项的比例较低,迟延还款期间较短,李晓东的过程程度较轻以及银行的营利模式等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对该上诉主张予以支持”是法院着眼于大局,变相支持了一审法院判案逻辑,又给社会公众一个体面的交代,最主要的是没有伤害到银行业利用行业优势盘剥百姓的手段。没有从根本去进行数理计算和依据银行实际损失调整违约金。在银行无法出具实际损失的情形下理应没有违约金,确认逾期利息即可。虽然如此,债务整理创始人结合沈阳本地信用卡的案情和全国的各类判决还是看到了一线希望,相信不久的将来会针对信用卡未全额还款和逾期,相关职能部门会针对实际消费本金和逾期利息有明确的规定。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本案看似胜诉实为败诉,应该申诉。

                      债务整理中国本地化创始人ALEX


Case 案件案例
小额贷款逾期
   郑某向小额贷款公司借贷100000元,贷款月利率1.91%。因还款逾期,小额借贷公司要求郑某偿还高额债务。经法...
详细信息
关于信用卡
   【债务整理】委托人王某因信用卡逾期被银行起诉,要求其偿还本金和高额罚息(含滞纳金等息费)...
详细信息
Get in touch
  • 电话:024-85858833
  • 邮编:110024
  •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青年大街318号昌鑫大厦E座21楼

沈阳晟世兆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辽ICP备17020159号-1